歡迎訪問龍巖市科學技術協會網站! 2018年3月20日 星期二   在線投稿 設為主頁 加入收藏
首 頁 科協簡介 公告通知 重要新聞 科學普及 學會活動 科技人物 基層動態 政策法規 科普博覽 科普惠農 文件下載
j 龍巖市科學技術協會 >> 縐戞妧浜虹墿 關閉窗口
“漢語拼音之父”周有光:四朝元老的傳奇人生
發布人:admin 發布時間:2017/1/23 瀏覽次數:14298


    1月14日,我國(中國)著名語言學家、“漢語拼音之父”周有光去世,享年112歲。周有光是我國著名語言學家、文字學家、經濟學家,通曉漢、英、法、日四種語言。早年專攻經濟,近50歲時轉行,參與設計漢語拼音方案,被譽為“漢語拼音之父”。就在昨天(13日),周有光先生剛剛過了112歲生日。

  “四朝元老”周有光 百歲后仍然筆耕不輟

  周有光,生于1906年1月13日江蘇常州,一生經過了晚清、北洋、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四個時代,有人戲稱他是“四朝元老”,更有人將他看做百年中國從傳統過渡到現代的一個縮影。50歲前,他是金融學家和經濟學教授。改行從事語言文字學之后,他花費三年時間,用26個拉丁字母作為注音基礎,主持編寫了今天通用的漢語拼音方案。58歲以后,他將關注的目光從語言文字學擴大到世界史、文化學和人類歷史演化規律等問題的探索和研究上。這位中國語言學家、文字學家通曉漢、英、法、日四種語言。

  百歲后,他仍然筆耕不輟。2005年,100歲的周有光出版了《百歲新稿》,2010年,又出版了《朝聞道集》,2011年,他出版了《拾貝集》。

  周有光的“錯位”人生:人生很難按照你的計劃進行

  周有光的人生,其實是一個“錯位”的人生。大學畢業,本可以和其他同學一樣去當外交官,他卻選擇了學經濟;圣約翰大學、光華大學的畢業生,都到美國留學,可他因為經濟原因不得不去了日本;本想到日本京都大學去和著名經濟學家河上肇學經濟,河上肇卻被捕了,他只好專攻日語;本來可以在海外享受優裕的生活,他卻毅然選擇了回國;本來研究經濟已經有了不小的成就,他卻被指定去研究語言;他從小接受的是“傳統”教育,卻研究了大半生“現代”的知識。面對這樣的“錯位”人生,周有光先生卻很坦然,他說:“人生很難按照你的計劃進行,因為歷史的浪潮把你的計劃幾乎都打破了!
 
    周有光祖上為常州望族,他的太太是“張家四姐妹”中的老二張允和。張家四姐妹,個個蘭心蕙質,大姐張元和的夫君是昆曲名家顧傳玠,老三張兆和是沈從文的夫人,老四張充和嫁給了德裔美籍漢學家傅漢思。葉圣陶曾講過一句話:“九如巷張家的四個才女,誰娶了她們都會幸福一輩子!

  周有光回憶他和張允和相愛的經歷時說道:

  我和她從認識到結婚的八年時間里,可以分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很普通的往來,主要在蘇州;第二個階段,到了上海開始交朋友,但是還不算是戀愛;第三個階段,當時我的一個老師在浙江杭州創辦新式學院,要我去教書,我大概教了兩年。而她本來在上海大學讀書,正好趕上浙江軍閥與江蘇軍閥打仗,蘇州到上海的交通癱瘓了。于是她就到杭州的之江大學借讀,我當時在杭州教書。在杭州的一段時間,就是戀愛階段。我給你講一個有趣的事情:一個禮拜天,我們一同到杭州靈隱寺,從山路步行上去。靈隱寺在當時規模很大,環境優美,現在只剩下了當中幾間房子。當時戀愛跟現在不同,兩個人距離至少要有一尺,不能手牽手,那時候是男女自由戀愛的開頭,很拘束的。有趣的是,有一個和尚跟在我們后邊聽我們講話,我們走累了,就在一棵樹旁邊坐下來,和尚也跟著坐下來,聽我們講話。聽了半天,和尚問我:“這個外國人來到中國幾年了?”他以為張允和是外國人,可能因為張允和的鼻子比普通人高一些。我就開玩笑說:“她來中國三年了!焙蜕杏谑钦f:“怪不得她中國話講得那么好!”

  憶連襟沈從文:如果他多活兩年,很有可能得諾貝爾文學獎

    周有光曾在一次采訪中回憶連襟沈從文:

  1955年我到了北京,沈從文也在北京,我們就經常來往。而解放前,因為我在國外,與他沒有什么往來。沈從文是一個很“奇怪”的人,他生于湘西鳳凰,那兒今天都比較閉塞,更不用說當年。但是他家是書香門第,后來慢慢衰敗。他小時候閱讀了很多古書,但連小學都沒有畢業。然后為找工作糊口,當了軍隊里邊的一個文書員。當時軍隊很窮,他就把箱子當桌子在上面寫字。在五四時代,北京、上海出版了很多譯著,特別是外國小說、法國小說,這些東西引起沈從文的很大興趣,也使得他受到了新思想的影響。后來,他想辦法進了北京,“鄉下人進城了”。但是他了不起的是,什么都是靠自修成才。因為他沒有進過新式學校,不懂英文、法文,但是他大量閱讀了法國譯著,自己寫的小說很像法國小說的味道。我想起愛因斯坦講過一句話:一個人活到六七十歲,大概有13年做工作,有17年是業余時間,此外是吃飯睡覺的時間。一個人能不能成才,關鍵在于利用你的17年,能夠利用業余時間的人就能成才,否則就不能成才。這句話非常有道理。

  沈從文還有一點了不起。當年,他被安排到故宮博物院當解說員,別人都以為他很不高興,他一點都不在乎,他說:“我正好有這個機會接觸那么多古董!”于是,他就研究古代服飾,后來寫成《中國古代服飾研究》。這也證明,沈從文度量大,一點架子也沒有,這也是他了不起的地方。沈從文如果多活兩年,很有可能得諾貝爾文學獎。

  有幸與愛因斯坦有過兩次面談:愛因斯坦十分隨便,平時穿衣服不講究

  周有光和張允和結婚后,拿了張家給張允和的2000塊錢嫁妝到日本留學,后來又到美國工作和學習,更有幸面見愛因斯坦,這種經歷在今天看來,富有傳奇色彩。周有光說:“我到了美國不久,有一個朋友是在賓州大學教書的著名教授,他認識愛因斯坦,在聊天中說:‘愛因斯坦現在時間空閑,你可以跟他去聊聊!虼,我很有幸跟愛因斯坦聊過兩次。當然都是聊一些普通問題,因為專業不同,沒有深入談一些話題。但是,愛因斯坦十分隨便,平時穿衣服不講究,給我的印象非常好,我們侃侃而談,沒有任何架子!(記者陳苑)

福建龍巖市科學技術協會 版權所有  閩ICP備16038052號-1  訪問量:1877241
主辦:福建龍巖市科學技術協會  地址:龍巖大道1號市行政中心東附樓4層  郵編:364000
電話:0597-3213020  傳真:0597-3213011  電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技術支持:福建創高科技有限公司
嘉盛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