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龍巖市科學技術協會網站! 2018年3月20日 星期二   在線投稿 設為主頁 加入收藏
首 頁 科協簡介 公告通知 重要新聞 科學普及 學會活動 科技人物 基層動態 政策法規 科普博覽 科普惠農 文件下載
j 龍巖市科學技術協會 >> 縐戞妧浜虹墿 關閉窗口
緬懷恩師盧嘉錫 風范長存育后人
發布人:admin 發布時間:2015/7/7 瀏覽次數:13873


    二零零一年秋,從福州傳來了盧嘉錫領導和恩師的不幸逝世消息,頓時感到十分悲痛,又沒有機會送走最后一程而感到十分遺憾。時隔十四年的今天,油然升起對終生難忘的恩師盧嘉錫的懷念,禁不住提起不善書寫的筆書寫點滴回憶,聊表對恩師的思念。
                                                     盧老的燦爛青春
    盧嘉錫院士1915年10月26日出生于福建廈門市的一個臺灣省籍塾師家庭,他的祖父是龍巖永定區坎市浮山村人,一百多年前他祖父為了謀生告別了窮鄉僻壤,奔赴臺灣廈門,最后定居廈門謀生。少年時代的盧老在廈門只用了不到三年的時間讀完了小學和初中,13歲進入廈門大學預科班,以優秀成績升入廈門大學本科。1934年廈門大學化學系畢業留校任助教,1937年8月考取第五屆中英庚款公費留學英國倫敦。1939年7月以論文“人工放射性研究”獲倫敦大學物理化學專業哲學博士學位,同年8月即赴美國加州理工學院跟隨獲取兩次諾貝爾獎的杰出化學家鮑林教授學習,兼任客座研究員。1944年參與美國戰時軍事科學研究。由于盧老的聰慧和努力拼搏,在燃燒與爆炸方面的出色成就,獲美國國防委員會頒發的科學研究與發展成就獎?箲饎倮,盧老為了改變中國落后面貌,只有發展中國的科學事業才有強國前途。他寧愿舍去在美國的優越生活,滿腔熱忱于1945年12月回到祖國,回到母!獜B門大學化學系任教授兼系主任。
    在解放戰爭期間,盧老在斗爭實踐中看清了國民黨及反動派的腐敗本質,逐步認識到共產黨是中國人民的救星,是愛國進步力量的代表。在解放前夕,盧老不顧個人安危,為保護廈門大學完整回到人民手中,積極參與中共地下黨革命行動,為黨為人民為廈門大學的全部財產做出了貢獻,給師生做出了表率。
                                                     盧老的嚴謹風范
    1957年8月,我從南京航空學院轉到廈門大學物理系學習,在學習期間就有聽到頌揚盧老嚴謹教學、一絲不茍的科研精神和待人和藹可親的熱情,博得了師生的贊譽。但只是理性而沒有感悟到盧老的精神。1958年夏,盤踞在臺灣的國民黨反動派冒中國人民不顧而作反攻大陸的美夢,向廈門炮擊,炸彈飛進了廈門大學,炸死了一位物理系老師。廈門大學又一次搬遷到集美、華安、龍巖、漳州,廈門大學為了科研工作能繼續下去,從化學、物理兩系師生中抽調一百多人組成理化所,由盧老帶隊到漳州實驗小學開展科學研究。我作為學生資格參加了科研工作而感到十分榮幸,同時更直接得到盧老的教誨。從盧老的點滴行言行中真正感悟到盧老的高尚品德,嚴謹教學和一絲不茍的科研精神。
    廈門大學赴漳州的理化研究所在在盧老的領導下,一百多位師生干勁十足,加班加點,日以繼夜從事科研工作。盧老是理化研究所中聲望最高、資格最老,但是工作中同樣和我們學生小毛毛一起加班加點。在科研上一絲不茍,在生活上從不擺架子,他和我們一起吃住、聊天,親如自己父母長輩,問長問短。當他問起我是何地人時,我告知是龍巖山區人,他立即談起五二年廈門大學遷往龍巖的情況,滔滔不絕談起在龍巖東肖工作和生活的情景,不禁露出對龍巖東肖的留念和感謝老區家鄉人們的愛戴和關心。我從盧老的談話中可以觸摸到他老人家是一位重感情、知溫暖、愛民心的知識分子和人民可以信賴的知名科學家。記得在科研工作中,化學實驗室里發生一次玻璃瓶爆炸事故,雖事故不大,盧老知道此事后,立即組織有關人員認真檢查尋找爆炸原因,整頓學習,提高了全體工作人員的科研態度和嚴謹科研作風,使全體科研工作能順利完成指定目標!叭巳讼硎芸茖W技術的恩惠,科學技術需要人人的支持”這二十二個普通文字是盧老一聲為國爭光的工作寫照。他認識到落后就要被人挨打的哲理,只有全民掌握科學,才能改變祖國的落后面貌,而科學需要人人的支持,人人的重視,人人的拼搏。盧老就是這樣想,也是這樣為教育事業、為培養人才貢獻一生。他組建的廈門大學化學系,培養一批又一批優秀畢業生、優秀研究生,走上祖國各個崗位、成為新中國各項科研接班人和帶頭人。他組建的華東物質結構研究院,培養了一批又一批有理論、有實踐、有水平的科研人員,完成了多項有國際,有國內水平的科研項目,一篇篇科學論文走上全國,飛出國界為人類的物質結構研究作出了貢獻。
                                                       盧老的心系龍巖
    一九六一年八月,我大學畢業后留在福州大學物理系任教,有幸又與盧老同住一個樓舍——福州大學五號樓。雖同住一樓房的時間不長,但碰面聊天的機會多了幾次,他經常談起家鄉龍巖東肖生活的點點滴滴,從談話中可以透視對東肖的懷念,對老區人民的關心,力爭回東肖看望房東,但由于他工作確實太忙。他當時是福州大學副校長,又是華東物質結構研究院院長。萬事起頭難,當時的院和校都是起步階段,多少事要盧老去處理,哪有時間回龍巖看望親朋好友,但盧老的心永遠情系龍巖,思念龍巖,只要有機會他一定會回到龍巖,回到永定,回到東肖去舒展對家鄉,對老區人民的愛。
    上世紀九十年代,盧老當選全國政協副主席,不顧年事已高連續兩次來龍巖山區進行考察,深入鄉村,走進企業,踏遍永定棉花灘的山山水水,開展調查研究,認真分析,就區域性、專題性的經濟發展戰略進行論證,為棉花灘水電站的上馬,為龍巖地區的交通樞紐建設,向中央提出了許多富有真知灼見的意見建議,得到中共中央和國務院的重視和好評,并實質性解決了老區經濟發展,使永定棉花灘水電站和閩西交通要道的建設如魚得水的快速發展。盧老在龍巖考察期間,實現了情系已久的東肖老房東和親朋好友的訪問,聊表了一生的夙愿。我以學生的身份到盧老下榻的閩西賓館拜訪。他那平易近人、幽默風趣的談話消除了我的驚慌心情,拉近了我們師生的感情,他那實事求是、光明磊落、學風嚴謹、豁達大度的高尚精神又浮現了我對往事的回憶,使我們間談談話更加真實,更加自如。盧老風趣地對我說:我們盧家現在只有三個半院士,因為他的從政造成了與國內外同行們的交流學術而乏創新乎?獎掖后進不落實乎?只能算是半個院士而已。你們年輕一代不要為從政而紛爭,多磨礪你們的專業兵器,投身于祖國建設做一點實在的工作。
                                                      盧老的情系子耕樓
    龍巖東肖子耕樓是盧老掛在嘴里,想在心里近半個世紀的第二個故鄉。一九五二年,廈門大學理科搬遷龍巖東肖,盧老就是住在東肖子耕樓二樓,房東和周圍群眾對盧老的關心體貼永遠抹不去他的思念和回憶。盧老遇到龍巖來的師生和朋友總會談起在子耕樓的點滴往事。盧老想來,很想來,看看子耕樓的風雨變遷,但工作太忙又時代的變遷,一年挪過一年,一挪就近半個世紀了。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時任中央政協副主席的盧老,雖年事已高,但還是還了心系龍巖的思懷,還了情系子耕樓的情感。他借來到龍巖開展調查研究探親訪友之際,在百忙中擠出時間去實現多年夢求重游子耕樓。在訪問子耕樓的那天,氣候特別宜老人出行。盧老在女兒和保衛人員的照理下,興采奕奕、精神煥發乘坐公務車來到東肖子耕樓,一進門就上樓走到他跨別近半個世紀的臥室,凝視周圍的變遷,熱淚盈眶、沉靜在往事多多的回憶中。在房東們的農家樂家宴中談吐幽默,平易近人,頻頻相敬,不是親人勝似親人,是中央領導勝過不是中央領導的平易近人。這次重游,對盧老、對子耕樓的鄉親都留下了美好的回憶。
    在幾次拜訪中,我和盧老一起照了多張照片,這些照片是盧老給我的無價真品和永遠思念。今天我又翻閱了這些照片,不禁寫下了這篇思情,表達了我對盧老的高尚風范,優秀品德的尊敬和懷念。(龍巖市科普作家協會  張仁潮)


福建龍巖市科學技術協會 版權所有  閩ICP備16038052號-1  訪問量:1876815
主辦:福建龍巖市科學技術協會  地址:龍巖大道1號市行政中心東附樓4層  郵編:364000
電話:0597-3213020  傳真:0597-3213011  電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技術支持:福建創高科技有限公司
嘉盛投资